首页 > 新闻中心 > 环发要闻

美国大选之后绿色转型前景展望

发布时间:2017-01-05作者:来源:

特朗普在竞选中提出,取消美国环境保护署(EPA)、重启煤炭产业、石油开采等。他正式就任总统后,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清洁能源计划是否会受到影响,美国会不会退出或者是消极对待巴黎协定,是否还会继续履行向绿色气候基金注资30亿美元承诺等,为未来国际形势投下不确定阴影,更为环境领域的全球合作带来诸多挑战。然而,挑战往往与机遇并存。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坚定践行绿色发展道路,也为全球可持续增长注入希望与活力。

应国合会邀请,由清华大学产业发展与环境治理研究中心承办,国合会委员、世界资源研究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斯蒂尔博士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进行主题为“美国大选之后绿色转型前景展望”演讲,就国际气候变化与环境合作发展趋势分享观点。

一、特朗普对气候变化等环境议题持消极态度

首先,特朗普直言要取消美国国家环保局。特朗普任命斯科特·普鲁特(Scott Pruitt)为环保局下一任局长。斯科特·普鲁特一向猛烈抨击环保局工作,并力批奥巴马总统通过大幅减少美国电厂碳排放以应对气候变化的计划。普鲁特认为,这项计划超越了1970年《清洁空气法》给予它的权限。所以这一任命必然将削弱美国环保局应对气候变化以及其他环境监管力量。

第二,特朗普说气候变化是个玩笑,是中国人发明出来的。特朗普近期宣布将取消奥巴马政府颁布的电厂减排计划,表示要将煤炭重新带回美国经济,同时还计划开放南北极海域用来探测油气。不仅如此,特朗普还曾表示美国以往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投入过多,他就任后将切断这些资金来源,并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

二、美国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国内政策将保持大体稳定

美国宪法限制总统权力,在立法、行政、司法方面三权分立制衡。2007年,美国最高法院将温室气体认定为《清洁空气法案(CAA)》管理下的“空气污染物”,授权环保局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因此,除非通过最高法院大法官改变法院决议或废除法案,环保局对温室气体排放的监管权力不会受特朗普当选影响。

此外,美国是一个联邦制的国家,州政府拥有很大权力,很多环境方面决策是在州这个层面做出,所以总统能干涉的也非常有限,不能影响很多州的环境立法、司法和行政。美国有一半州(主要是共和党控制的州)希望减少法律对温室气体排放管控,但是加州、纽约州等州对推动环境相关立法持积极态度。

国际影响也是特朗普需要考虑的一点。世界各国都支持巴黎协定,这是历史潮流,面对来自各国外交压力,他很有可能会重新考虑其应对气候变化立场。

三、一个更加绿色的全球增长模式已经启动

特朗普就任后,美国及全球绿色转型前景到底如何?可以预判,特朗普肯定不会像奥巴马总统一样主动倡导与习主席签署环境方面的协议和承诺,但是以下八个“全球绿色转型趋势”揭示一个更加绿色的增长时代已经来临,并将持续推进。

(一)全球携手推动绿色发展 去年巴黎气候变化大会最大限度地凝聚了各方共识,将全球气候治理的理念进一步确定为低碳绿色发展,是国际社会应对气候变化进程中向前迈出的关键一步,具有里程碑式的非凡意义。而在今年的马拉喀什大会上,各国均表示,不论美国将采取如何的行动,各国都将努力推进巴黎协定落实,兑现承诺。可以说,全球推动绿色发展的共识已经形成,而且基础比较坚实。

(二)全球煤炭用量下降

过去300多年里,煤炭一直是人类主要能源,也是温室气体和其他污染物的主要排放源。2005年,美国境内有619家火电厂,2015年只有427家,下降了三分之一。2014、2015年数据显示中国的煤炭使用量也呈下降态势。不过也要注意到,同处亚洲地区的巴基斯坦、印度、越南等国煤炭用量还在上升。更重要的是,煤炭行业在美国大约只有6.6万个工作岗位,而可再生能源行业未来将产生60万个工作岗位,在提高能效领域将产生190万个岗位,从提高就业角度看,煤炭行业在美国发展前景有限。因此,特朗普想通过加大煤炭利用力度增加就业岗位的意义不大,也很难得到能源公司的响应。

(三)可再生能源的使用量上升

可再生能源价格与1975年相比下降了99.4%,产量则达到6.5万兆瓦。中国是可再生能源的全球领先者,装机量也是全世界第一。特朗普强调要让美国再次变得伟大,因此在这么重要的一项技术议题上,他不会甘心让美国落后。

(四)大数据技术助力绿色增长

大数据和信息技术改变着工作方式,让跨界、跨境污染责任追究成为可能。举例而言,世界 资源研究所开发的全球森林在线监测与预警系统,借助卫星和大数据信息,对全球森林进行监控,可以以0.5米的精确级别找到森林起火的火源在何处。如新加坡因为苏门答腊岛森林火灾所产生的烟尘而导致学校关闭,新加坡可以准确地回追到印度尼西亚去起诉那些造成污染的人。这项技术在东南亚,如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热带雨林国家有很多应用,帮助政府、公司和社区在火灾发生之前采取行动,避免造成巨大人身财产损失,也降低由于毁林造成温室气体排放。

(五)私营企业正在积极采取行动

私营企业在推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发挥 着巨大的作用,他们认识到低碳发展对公司可持续经营非常重要。今年年初,世界资源研究所联合世界自然基金会等机构开展一项帮助企业消除生产碳足迹的工作,目前超过200家大型企业,包括沃尔玛、家乐福、通用汽车、丰田汽车、可口可乐、宜家、惠普、思科行业巨头都自主地参与进来。这200家企业代表约4.8万亿美元市场价值,与东京证券交易所总估计值相当,每年有6.27亿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大致相当于韩国年排放量。再比如说“热带森林联盟”,加入联盟的企业承诺只购买合法森林、棕榈林产出的棕榈油,杜绝非法伐木、毁林等产品。这些领先的商业企业行为,对政府政策和公众消费行为的影响是巨大的。

(六)城市成为应对气候变化重要战场

对城市来说,温室气体排放高低是城市效率的一种体现。全球有超过605个城市(总人口约为4.45亿人,占全球总人口6.15%)愿意加入市长契约(Compact of Mayors),努力成为低碳城市。目前,中国共有42个国家低碳省、区、城市试点,这些试点地区人口占全国40%左右,GDP占全国总量60%左右,这一数字现在还在不断增长,会进一步扩大到100个城市。印度也有一个建100个智慧城市的计划。无论是低碳城市还是智慧城市都有三个共同的特点:低碳建筑、绿色交通和清洁能源。北京有很多创新,比如正在尝试考虑征收拥堵费治理交通拥堵,以及依托移动互联技术的“摩拜单车”等等,都非常激动人心。

(七)绿色金融支撑绿色发展

研究表明,2020年之前,全球在清洁水源、可持续运输和可再生能源的绿色基础设施投资每年需要5.7万亿美元,才能防止气候变化可能产生的最坏影响。但目前全世界大部分投资还在流向环境和社会不友好领域。可喜的是,一些主要金融机构、政府监管者已经意识到绿色金融的重要性,如英格兰央行与中国央行携手开展绿色金融研究,在G20杭州峰会上,中国第一次把绿色金融放到了G20峰会议程当中。10月7日,德国财政部宣布,德国将在2017年担任G20主席国期间,继续研讨由中国发起的绿色金融议题,并由中国人民银行和英格兰银行继续共同主持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可以说历史上第一次,金融体系开始对环境污染、气候变化等议题做出反应。出于风险考虑,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绿色金融在成为推动全球可持续发展重要工具的同时,也将为金融机构带来振奋人心的商业机会。

(八)生态安全成为全球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

全球的安全专家都意识到气候变化及由此引起的水资源匮乏等生态危机对全球安全有重大威胁。在美国,五角大楼的国防部对气候变化关注最多,他们会对全球主要流域河流进行预测,特别是中东、非洲等地区可能出现的干旱灾害。灾害、饥荒与战争、恐怖主义息息相关,如叙利亚在内战之前经历了6年最严重的旱灾,尼日利亚东北部在发生严重旱灾后,出现了所以博科哈拉姆恐怖组织。可以说生态安全已经是全球政治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

总的来说,特朗普不会成为环境事务的领导者,但全球绿色转型的趋势已经不可逆转。当然,我们面对的任务还很艰巨,需要我们携起手来,持续推动技术和制度创新,这是我们的希望所在。中国已经是温室气体减排、创新发展的领先国家。中国的“生态文明”是非常令人振奋的理念,它不光强调低污染、低碳发展,更重要的是它是一种文化,强调经济和自然的和谐发展,如果生态文明这个概念能够在全球传播开的话,对全球都是巨大福音。

 

电子邮件:li.gongtao@mepfeco.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秘书处

地址:中国北京西城区后英房胡同5号 邮编:100035

京ICP备050509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