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发言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大型活动 > 年会 > 1992 > 会议发言

保护环境是中国的一项基本国策--李鹏总理会见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外方代表时的谈话

发布时间:1992-04-22作者:来源:国合会

  我首先代表中国政府对参加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成立大会的各位女士和先生表示迎接。成立这个委员会很有意义。因为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正在进行现代化建设,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口的增加,环境问题变得日益突出。中国政府的政策是希望在发展中保护好环境。我们这个政策是吸取了发达国家的经验、教训提出的。发达国家一般都经历了“先污染后治理”的道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成立这样一个国际合作委员会,集思广益,提出建议,有助于我们决策的科学化和民主化,有助于促进中国经济与环境的协调发展。从另一个意义上讲,环境问题已超出国家界限,成为全球性的问题。中国的环境问题也是全球性环境问题的一个组成部分,做好中国的环境保护工作就是对解决全球环境问题的一个贡献。因此,欢迎你们这些世界知名人士和专家关心中国的环境问题。

  刚才听到各位发言,对我们的环保工作提出了很好的意见,我表示感谢。我想今天提出的这些问题只是出了个题目,结论还要靠实践去回答。我很同意这种说法:这些问题在世界上还没有几个国家能够完全解决。因此,需要我们大家合作,共同来探索。

  关于中国的环境保护事业,我想简单介绍一点情况并谈一些意见:首先,建立机构、加强管理非常重要。现在中国从中央到地方政府相继建立了环保机构。我们在政府机构改革中,尽管撤销合并了一些部门,但是环境保护却作为一个加强的部门。因为环境保护直接关系到现代化建设事业能否顺利进行,同时这项工作涉及面又很广,几乎与国民经济各部门都有关系,所以在中央政府设立了国家环保局主管全国的环境保护工作,同时还设立了一个部际委员会来协调,这就是国务院环境保护委员会,我是第一任主任,现在的主任是宋健,曲格平领导的国家环境保护局是这个委员会的办事机构。由于加强了对环境的管理,中国在国民经济迅速增长的情况下,环境质量仍保持在比较稳定的状态,没有出现大的恶化。

  第二,要有正确的方针政策。我们制定了一系列的方针政策,这些方针政策的制定参照了世界上一些好的经验,但更重要的是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我们最主要的政策就是把环境保护作为一项基本国策,实行经济、社会、环境建设的同步发展;对现有污染的企业,要按照“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由污染者承担治理费用。一个工厂、一个单位排放的污染物如果超过排放标准,就要交纳排污费;对污染严重的实行限期治理或关、停、并、转、迁。目前,全国每年大约收20亿元人民币的排污费,这笔费用以城市为单位集中使用,这样可用于一些大项目的治理,分散使用效果不好。这笔钱要保证用于污染治理,专款专用,不得用于与环境保护无关的方面。在治理老污染源的同时,为了控制大量新建项目带来的污染,我们制定了“三同时”政策,即环境保护设施要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使用,以达到保护环境的要求。在一系列法律、法规中都有保护方面的内容。环境保护要实行法制化,这是进行环境管理的重要手段。另外,我们还采用了经济的、行政的、教育的等手段来进行环境保护。

  第三,城市政府要对环境质量负责。城市是工业和人口都集中的地方,污染也相对集中,因此,当前我国环保工作的重点在城市。改善环境质量是城市政府的一项重要职责,特别是市长更是责无旁贷,市长的态度是否积极,措施是否得力,对一个城市环境质量的改善至关重要。现在许多城市的市长在每年的施政纲领中都要宣布在改善环境上做几件事,并作为考核政绩的一项重要指标。在保护环境的问题上,市民的监督也很重要,一方面可以对排污者进行监督,另一方面也能促使市政府采取有效措施。现在有不少城市的环境污染得到一定的控制,环境质量也有所改善。我们的经验是,只要把环境综合整治列上市政府的议程,认真对待,城市环境污染是可以得到控制的,城市环境状况也是可以不断得到改善的。

  第四,积极控制能源使用带来的污染。能源使用是很大的污染来源。中国的资源状况决定了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去年煤炭产量达10亿多吨,今年可达11亿吨,本世纪末将达到14亿吨,煤炭消耗量很大。在燃煤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烟尘、二氧化硫、二氧化碳等有害物质,造成严重的大气污染。从能源使用方面解决这个问题,有两个途径:一是提高热效率,如火力发电采用大机组,在城市里推广热电联产和集中供热;二是发展清洁能源。中国有丰富的水利资源,可以加快开发利用。另外也开始发展核电以及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当然,这些在能源结构中所占比重小。总之,要继续调整能源结构,不断增加清洁能源的比重,同时实行开发与节约并重的原则,积极改变落后的能源设备,努力提高热效率。城市机动车辆排放的尾气也是造成大气污染的一个来源。在中国,现在许多城市汽车数量增加很快,污染越来越重。控制汽车尾气污染,一是积极发展公共交通,二是对污染严重、性能差的机动车辆实行强制报废的制度。中国自行车很多,这有利于保护环境,在国际上对这种轻便的无污染的交通工具很赞赏。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光有自行车也不行,汽车总是要发展的。

  中国许多工厂的单位能耗、物耗指标都很高,存在很大浪费,除了管理不严之外,技术落后是一个重要原因。所以在加强管理的同时要进行技术改造,尤其是加快老企业技术改造步伐,把能耗、物耗降下来。但是,改造需要时间和资金,这要有一个过程,短期内还难于完成。我本人是个电力工程师,对发电比较熟悉。比如,采用10万千瓦的机组发一度电要耗煤400克,采用35万千瓦的机组发一度电只消耗300多克煤,即降低煤耗25%。因此,我们应该积极发展大机组。但是,有些地区由于缺电,大小机组同时使用,有的单位能耗达600-800克的机组也在用。

  二氧化碳造成温室效应,二氧化硫造成酸雨,这是两大公害。中国的酸雨目前还不至于对日本造成影响,因为中国距日本比较远,并且还隔着大海。据说美国的酸雨已影响到加拿大,英国也影响到北欧一些国家。酸雨是一种可长距离传输的污染源,对环境危害很大,我们很重视对这种污染的防治,现在正和日本进行脱硫技术的合作,目前脱硫装置价格太贵,相当于电厂建设费的1/3,如果能降低到占建厂费用的10%-15%,我们的经济能力就可以承受了。保护环境、消除污染要花很多钱,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拿很多钱出来是有困难的。因此,应该发展高效低价的环保技术。关于控制二氧化碳的排放,对中国来说,最积极的出路在于使用降低能耗的设备,这方面有着很大的潜力。

  第五,农村的环境问题。中国有11亿人口,每年生产4亿多吨粮食,到本世纪末要达到5亿吨。中国耕地面积只占世界耕地面积的7%,却要养活占世界22%的人口,这就需要提高复种指数和单位面积产量。为了提高粮食产量,就要大量使用化肥和农药,这对农业生态环境会造成污染和破坏。因此,我们提倡合理使用化肥,大力提倡使用农家肥和秸杆还田,以增加土壤有机质,保持土地肥力。同时,提倡并推广对农业病害的生物防治。水土保持也是一个很大的环境问题,由于耕地不足,陡坡开荒,造成严重的水土流失,现在政府已作出规定,禁止在25度以上的坡地开荒种地,已经开垦的,要退耕还林。25度以下的坡地提倡修建梯田。

  乡镇企业是中国农村出现的新鲜事物,它的发展为农村提供了近1亿人的就业机会,明显改善了农民生活。我们认为这是成功的道路。乡镇企业中,农产品加工、服装、手工艺品、电子产品、装配加工、服务行业等没有什么大的污染。但有的乡镇企业有污染,有的还很严重。如小造纸厂对水源的污染,小煤矿对环境资源的破坏,还有些化工厂从城市转到农村也带来了污染。乡镇企业发展带来的污染对环境保护是严竣的挑战。对有污染的乡镇企业,我们的政策是要积极进行治理,对严重污染破坏环境的要关闭。防治乡镇企业污染的关键措施是要合理布局,调整结构,发展无污染或少污染的产业。从总体上讲,对乡镇企业要采取保护、鼓励和引导的政策。

  现在有些乡镇企业聚集的地方逐渐发展成小城镇。根据中国国情,我们不主张发展大城市,而鼓励发展小城镇。随着乡镇经济发展,这些小城镇也向现代化迈进,将要建设上下水、交通、通讯等城市基础设施。可以这样说,有些小城镇生活环境甚至比大城市还要舒适一些。总之,我们将通过一系列有效措施,使我国农村在经济发展的同时,环境又能得到有效的保护。

  最后,我还要讲一下旅游带来的环境问题。本来旅游区都是一些水源清洁、空气清新、林木丰茂、环境优美的地方,但游人一多,加上管理不善,就造成污染和破坏。昨天,电视台播放了一条贵州的消息,新发现在100多平方公里的地方全是杜鹃花,这是一大自然景观。如果开展旅游,人去得过多,环境也会遭污染和破坏。就是象故宫这样的名胜地,由于参观人数不加限制,十分拥挤,对环境、对文物保护都产生很多问题。现在北京采取了提高票价、限制人数的办法,可能会好一些。象这类新发现的环境问题要引起环保、旅游部门的重视。

  以上我介绍了一些中国的环境保护情况,你们可以看到,中国确实在环境保护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但是我们的经验不足,国力有限,问题还很多。要解决这些问题,除了实行正确的政策和严格的管理外,还要增加投入。但是环保投入如何掌握得恰到好处,既保持适当的环境质量,又不影响经济发展,是值得研究的。   各位今后将长期参与中国环境与发展问题的讨论与研究,委员会每年开一次会,欢迎你们来,通过对中国经济与环境关系的考察,你们将会对中国的环境保护有更多更深的了解,提出富有建设性的意见,促使我们正确处理发展与环境的关系,把中国的环境保护事业不断推向前进。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成立大会开幕词。


电子邮件:secretariat@cciced.net

版权所有: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秘书处

地址:中国北京西城区后英房胡同5号 邮编:100035

京ICP备0505092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535号